[無心]
“杜朗达尔,勇敢的剑,你何其不幸!现在你虽已无用,但我爱你如初。”

[顶置]欢迎来到熊窝
  • 2019.01.18 23:37 (Fri)

女性向けサイトです。苦手な方はウィンドウを閉じてお戻り下さい。公式と歴史上の人物とは一切関係ありません。
バナー以外の画像の無断転載・無断使用はお止めいただくようお願いいたします。
Works on this site are NOT allowed to be used on other websites without permission.

*15歳未満の方の閲覧はお控えください(R-15)
連絡:migillu☆qq.com(☆→@)
閉鎖內容相關請點擊入內。

サイト名:[無心]
メイン:日本戦国(創作·同人)、王国心&Final Fantasy、四天宝寺、風雲、BIGBANGなどなど
管理人:葫蘆kuma
住所:http://hulukuma.blog.petitmallblog.jp/
(創作·子宗茂)
(創作·宗茂)
直リンク推奨
This site is Chinese Only.

東照同盟






(→↓新)
UP


戦国(創作·同人)

子秀家と子秀康/最上兄妹&義光単/宗茂(創作)/義康単&義光と義康/家康&直政/秀家/家康と直政/宗茂単&宗茂と清正/元親/光秀/鬼秀康/お豪/お豪/忠興/鬼家康/鬼家康/宗茂/元親と光秀/光秀/元親/秀吉/三清/學園清正と宗茂/學園三成/學園義光/學園忠興/學園忠興&宗茂&政宗&成實/信長&學園光秀(性轉換)&家康と直政/X'mas忠興と宗茂/犬千代(利家)/義光/宗茂(性轉換)/政宗&お辰(義光の繼室)/鬼家康/家康/貓耳宗茂(性轉換)/秀秋&信康/宗茂/兼正と統春と宗茂/宗茂(慎)/宗茂(妄想,慎)/秀家(新設定)/宗茂と貓/繪茶/家康(bsr3)/秀家/家康(BSR)/家康(BSR)/松平清康/清正/島津義久&歲久/光秀&義久&義光/鍋島&鍋島、義光&政宗&忠興&義久&家久/忠興賀誕(宗茂x3)/卯年年賀·家康(創)/家康、義光&義康、忠興(創)/(創)胡蝶犬千代、宇喜多九郎、今川義元、武田晴信、諏訪勝賴、山本勘助、北條氏康、真田幸隆、春日虎綱、明智光秀[女體慎]、尼子晴久(戰BA3)/(創)真田幸隆&春日虎綱、山本勘助&武田晴信、胡蝶犬千代、宇喜多九郎/(創)立花宗茂/(學園·創)宇喜多九郎/(BASARA3·女體)德川家康、(學園·創)宇喜多秀家&宇喜多九郎/(創)宇喜多秀姬(宇喜多秀家の女版)/(學園·創)結城秀康&宇喜多秀家/(創)身高圖1、身高圖2、胡蝶犬千代/(創)諏訪勝賴、武田晴信&山本勘助/(SEGA[天下人])真田信幸/(創)井伊直政&德川家康/(創)島津義久&島津家久/(創)宇喜多基家&宇喜多九郎/(創)松平清康、(BASARA3)毛利元就&尼子晴久/(創)淺井初/(創)今川義元/(創)細川忠興&立花宗茂/(創)明智秀滿

王国心&FF

月と無と陸と王樣/Sephiroth/Zack&Vincent&VincentとSephiroth&TsengとRufus/物語SephirothとVincent/日和FF7/Zack/Vincent//Gabranth/Vincent

POT

千歲/龍虎&千歲/謙也(慎)/白石(慎)/橘と千歲と白石と謙也/千歲/龍虎/慈郎&謙也/光&謙也/千歲子(慎)

風雲

斷浪/斷父子表情/步驚雲&聶風&絕世好劍擬人&驚寂擬人/斷雙子&步驚雲&心羅&繪茶

BIGBANG

T.O.P&G-Dragon
/T.O.P

Others

曾良&竹中さん(日和)/竹中さんと太子(日和)/青木(THE TOP SECRET)/青木と薪(THE TOP SECRET)/Almadel(Xenosaga)/Albedo(Xenosaga)/天倉靜&久世鏡華と柏木秋人(零)/小Oさん/宇喜多秀姬(信on原創)/鳴海(葛葉ライドウ)/三井壽(SLAM DUNK)
more »

[個人]打算做個主頁以後進行更新
  • 2012.02.07 20:52 (Tue)

所以從今天開始,就不再參與各種群討論了,微博類產品也停用。

我決不是因為看不慣某些人的行為、或者受到了刺激才做了如此決定,原因主要來說還是因為現實充?!<<不是戀愛www

同人嘛 雖然自認為一直是冷門 貌似也沒進過什麽大圈 但總是免不了會看到一些現象事例、周圍的朋友有所牽扯什麽的
我現在現實生活中也有很多事要做 我還是想快快樂樂搞同人
自從有了微博之類的 我博客更新也少了 閒暇時聊天的時間占了大半 明明可以寫個文畫個圖什麽的
哎 就是覺得一人樂比較好吧!就是這樣
同作為作品愛好者的身份交流 我是很喜歡的 但那種拉幫派什麽的 我不太感興趣 也不能理解 XQ之類的地方從來不去 冷門所以在那裡看不到萌物也是一個原因啦 我總覺得“又不是我喜歡的那幾個人其他人攪基一下與我何干?”雖然搞女性向同人好多年但始終也遠遠沒達到看到兩個男人在一起就尖叫的地步 看到有“極品”等等出沒我也沒有什麽圍觀勁頭 對於看別人秀下限也沒什麼興趣 當然不是說去XQ的妹子不是啦 只是我這人就是這麼個木頭 好像從來只有我單方向推廣別人,沒有別人推廣到我的時候。自己不感興趣的東西,別人說得再好拿到面前,我也還是沒有興趣。就是這麼個做不到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的脾氣……如果朋友有了衝突 我也不想因為這些改變對誰的看法 所以還是我退出這種人多的地方吧……

至於爲什麽突然才這麼覺得呢 也絕對不是某個人的錯 主要還是因為三次元比較忙啦
我三次元朋友還是不少的 但在一般人看來我可能還是有點奇怪XD 就是因為我家裡現在需要我 我才更能感受到三次元其實也很重要的 每個人都是家裡很重要的一員 自己可以令家庭更好、自甘墮落的話也會令家庭更不好。社會什麽的是很難改變的,但是至少可以改變身邊人的生活吧
可是上圍脖什麽的 更多看到的還是社會很糟糕、大家很浮躁 然後很多人做群嘲臉 低等級的流言和闢謠 看多了就是浪費時間啦
我在二次元也有好朋友 但大多數還是花了時間和工夫去交流才會成朋友的 在圈子里認識的人 爬了墻很多人就再也見不到了 也沒有功夫深交。我個人還是傾向於朋友在精不在多啦……
我絕對不是說二次元不重要、三次元重要 對我而言 二次元有我喜歡的事物、比三次元來得稱心如意 也認識了很多三次元不太容易認識的朋友 可是我覺得只有三次元過得也好 才能做一個對別人有益處的人 而不是把二次元當做逃避、發洩的垃圾場。唔 對別人有益什麽的說得太誇張了 起碼不至於滿口髒話、情緒浮躁 我是不希望自己變成那樣子啦。我不想說是誰誰不好 只能說每個人就得選擇適合自己的生活形式。

以前萌KH的時候 有個妹子 那時候KH還很冷 她就認識我和我老婆 後來我老婆忙工作去了 我因為原作走向越來越差而爬牆了 那個妹子一直給我寫郵件、QQ留言 一直說KH的事 試圖讓我知道KH現在怎麼樣了 說新作的好處 最後似乎她也忍不住了 開始說你就是不喜歡現在的KH了吧 之類的乍聽來有些不能理解的話
我覺得很突兀 當時就理解不了 經常把她發給我的話拿給別人看 其他人不知道長期內情、只聽我一面之詞 自然也無法理解 後來她這種情緒在後續留言中一再反復 我就和她掰了
事後想想 如果我當時徵求的是同樣認識這個妹子的我老婆的意見、而不是那些不認識她的朋友 或許我得到的意見就不是不理解或無視 或許我也會去反思、去試圖想想她到底爲什麽最後會說這樣的話 大家都是冷門 曾經自己多麼孤獨、多麼不容易 我不會忘記的。
我也決不是想把責任推給當時參與討論的那些朋友 那些朋友認識我、不認識這個妹子 說話當然是維護于我 該怎麼判斷 責任當然還在於我自己。
我很早就在網上開始看同人了 年紀還輕的時候 做了很多不理智的事情 能說是我交友不慎嗎?能說是別人的錯嗎?這其中不乏很多十分出色的妹子 就算後來沒能深交 但裏面應該也沒幾個算得上是惡人。現在社會人之間交往 本來就沒什麼精力彼此顧及 更不用說網絡了 大部份事情 只能自己揣摩反思。
什麼東西適合自己也只有自己能判斷 自己要成為什麼樣的人也只有自己能選擇。

我這人很是虛偽。總想把自己的想法往好的方向理解,把各種事情的發展往看似好的那個方向解釋,但還是會做出DQN弱智的事情。長期以來我發現這種虛偽是沒法改變的。我想或許我就只能這麼虛偽地活下去,那就選擇不會因為這種虛偽令自己變得更差勁的方式吧。
因此我選擇了這樣一種給自己更多思考和學習空間的形式。有字眼不妥當之處,還請大家理解。如果實在覺得討厭,那就當我這個傢伙不可取吧。

老實說,現在很累很累,唉。肯定也有各種不如意的事物,但是我從來也不認同“你覺得痛苦、疲勞是因為你沒見到比你更苦的”這種說法。別人的家庭我沒有見過,但我周圍的人,似乎都令我感到缺乏內心關懷一般。或許說是我比較貪心,因此不能滿足素食形式的個人交往?難得誠懇不虛偽地說,我的確不是很能拿得起放得下的人,也無法三言兩語之間就驟然變成別人。就後者而言任何人應該也都是這樣。所以自己要走的道路也只有自己在漆黑中拼命探索。

我當然也需要他人,需要交流與幫助。只是到時候認真看看自己了吧。

[信on]九州最好笑的城戰
  • 2011.11.25 23:01 (Fri)


今天第一次去刷了島津家佐賀1-5。
刷到最後熊的時候,我從頭愣到了尾。
打鍋島姐姐時,因為沒有忍,所以我來破界。但頻頻被拉,最後終於見識到了葉隱·盾是什麼樣子,慌亂中就把第四陣給推掉了。
打熊的時候,因為對方2、3號兩個忍者頻頻看破,所以上了紅燈也沒用,我和另外兩個攻就光著開打了。機械式地、沒有考慮地,殺完5號之後就一炮炮泥牛入海一般打到熊身上。熊的血多,皮也硬。騎著肥前丸衝出來,把65級的武士盾鏟死了兩次。熊的攻擊力非常強大,一下就有四千五百血。要不是盾拉得穩,估計我也就是一下被秒的份。每一炮下去,熊的血條只縮小很少一點,仿佛無用一般。4號藥師沒擋住跑了,黃泉櫻さん喊了一聲“趕快殺了1吧”,我們一連奧義什麽的都上去,最後熊就這麼被我打死了。
然後2、3都跑了,就這麼結束了。

剛開始推第五陣的時候,我一進戰鬥畫面就笑了。熊只有五體,除了他之外2~5號都連名字都沒有,而且都是“按季受雇忍者”之類的搞笑路人名字。但是,好茫然啊。除此之外,腦子里什麽都想不進去,只有機械地進攻著。其間因為熊巨大的攻擊力好多味方數次瀕臨掛掉,但始終算是有條不紊。熊無論皮多厚、血多深、攻擊多強,最後就這麼被我們磨死了。最後一炮,一百四十滴血。深不見底的熊,最後就因為我這麼一百四十滴血的一炮不加紅燈的土龍死掉了。
我拿了鏡頭,但是沒有心思截圖。在炎上的屋子里看著已經死去的熊,最後他想的還是肥前丸啊,真是的。

推的過程中我滿腦子都是被玩家一刀刀打在胸口、一邊吐血一邊流眼淚的給熊守第四陣的鍋島姐姐。
第五陣時,從本丸逃跑出來的234號說不定還會踩著他的屍體跑過去。這個冥頑不靈的人,最後連站在熊身邊的資格都沒有。
就這麼結束了。

這麼讓我笑了一秒鐘,然後一直哭到現在的戰鬥不知道還會不會有。


這一切都是熊自作自受、罪有應得。逃跑了也沒什麼,沒有人為他而死也是應該的吧。
他都不像個有理智的人,不像個大名。他從來都不是。讓他一個人死掉就好了啊啊啊………………可惡。
信周死了之後,說當主如今也完了啊。鍋島姐姐挂了,說是自己太依賴計謀了。沒有人埋怨熊。事到如今也沒有。

五國二島熊太守,追擊叛徒的時候連自己的親生女兒都可以殺死的人。可笑的家族,玩具一樣的、孩童創造一般的國家。好的時候像是美夢一樣,壞的時候就令世人完全呆不下去的國家。
最後還站在這裡的大家就一起守著這個不成器的熊,守著這個笑話一樣的國度。
熊能死在沖田畷真是太好了啊,第一次想謝謝家久、謝謝島津家。
理想被瞬間不可抗拒地敲碎了,絕對比一步步看著它腐爛湮滅要好得多。完成之後回到義久身旁,義久說龍造寺大人靠著恐怖手段統治人民,鍋島直茂玩弄權術,這些都令人無法原諒。是的,到最後被恐怖統治、被權屬利用的人都跑光了,最後還在佐賀的大家只是一幫已經什麽都沒有了的反角,一幫曾經一起大笑著、但不知不覺間已經很久沒有說過話照過面的惡人。惡人彼此之間都如此,都不能攜手與共,那就真是走到盡頭了吧。
可是,鍋島姐姐如果沒有死透,就會一直在橋上看著本丸傳出打鬥的聲音,看它燃燒起來,一直看著,龍造寺大人最後沒有逃出來,再不會出現。親眼看著自己已經不再美麗的夢想碎裂的樣子,直到咽下最後一口氣。
您是塑造這個國家的人,您是給我夢想的人。但我比您還要期待這一切,還要用心維持著這一切,哪怕您早就不願見到我了。您不會知道,兄上。
您不會知道。


黃泉櫻さん問我去打哪場城戰的時候說如果有選擇的話那當然去佐賀了,鍋島和晶打哪個呢?我瞬間選擇了鍋島。我曾經見到好多人討論著今天又佐賀全通了,熊真是最好打的一個大名啊。他們說著佐賀被燒了多少多少遍。但是我覺得我不能。
家久在知道熊被打敗之後一瞬間貌合神離。因為是島津家的佐賀城戰,我沒有見到艾利。
艾利的手下,和熊一樣都是沒有名字的。艾利是龍造寺家最弱的一個將,總是守第一陣。就是這樣的艾利,也會像鍋島姐姐一樣寧死也要守在不像樣子的熊親父面前,也一樣令我難以面對。


九州設定得最喜感的城戰結束了,無法有開心的感覺。


[雜感]永不回
  • 2011.09.23 05:05 (Fri)

和創戰也算是有點關係吧。深夜煩心事,存內。
more »

[POT]你和我的这种距离感(白千)
  • 2011.09.16 04:33 (Fri)






你和我的这种距离感





1.
到底是为什么,越是看着你,越是接近你,越是爱着。就会越来越感到孤独、清冷,好像温暖的被炉离开了身体,明年的寒冬就不再能够使用。因为我度过了茫茫无所知、单纯到几乎犯罪的童年,因为我在十四岁的时候才遇见你。因为我努力向着你奔跑仍然会感觉遥远?
只要黄昏降下,只要周围不再有别人。你在我眼前就有如才要出现的明星,这种强烈的将要不断追求你的预感,这种没有办法移开目光的预感。令人全身投入,又太过投入以至于即将呕吐。
我不知道该如何令自己变得积极,也不知道要怎样停下泪水。我看着你,我现在并将会一直看着你。我觉得我将此生都追赶着你,却又好像注定只能看着你一个人离开。


2.
我所不明白的是,藏之介为什么会笑了之后马上露出悲伤的表情。
你在我面前,从来也不会哭,但也没有见过你不加抑止地笑出来的时候。你只会在我面前维持着肯定与自持,做着好整似暇的微笑,然后自以为我看不见在那之后的不满与难过。
或许我们两个就是不断注视着对方但也从不会伸出手去的类型。或许没有其他人之间可能会有的炙热、亲密,不至于平息到冷淡,却也只会维持着温水的程度。或许这就是我们在一起的形态。
我偶尔也会想着,如果我告诉你我想与你分享我最喜欢的动画片。
如果我告诉你我只在心里叫着你藏之介。
如果我告诉你,让我们来尝试就这样在一起不会再分开。
我所不明白的是,为什么被你像宝石一样尊重与保护着,我也不敢说出任何倾诉意味的话语。


3.
金木犀有着甜醉却又适合茶叶的香味,花朵越是金黄小巧,香气越是芬芳强烈。
他不知为何打着伞。倾泻的阳光降落不到他的肩头,只有琐碎的小黄花在那伞面上投下阴影。天气干燥又微寒,略微跑动也不会让人有汗水。
我很难像伞一样把你整个包住,我很难像金木犀一样只要是想就可以将气息投放在你的怀抱中。我很难在这一片风景中,像是得到一朵已开的花一样将你摘去。
白石一边看一边想,是不是只有天然的茂密的黑发才适合这样一副景色。


4.
“我和你不一样的地方,”
千岁的校服裤子整也不整就坐在干草地上,画笔轻巧地拿在手里。他坐下就要占很大一片空间,但骨架细长四肢瘦削,虽然占有却不饱满。左手搭在右膝上,脸庞在转过来的一瞬间,下巴的角度极致纤细明婉。
说话的时候,后背微微猫起来,身体在白衬衫下动作着。手底下有很好看、很好看的花草画,但要完整看完他画一张,又真需要做好耐得住寂寞的打算。
“我和你不一样的地方就是,喜欢的事情我就可以独自一直做着,讨厌的事情就一秒钟也无法容忍,绝对绝对不要自己一个人。”
穿着校服、坐在树荫下看你画画这种事,这个学期过去了就不会再有。


5.
你我初恋之时,从没有想过在一起之后会是什么样子。
但青春期的多少日子就在这种不设想之间,一晃而去。


6.
我们吵架的那天晚上,我做了个梦。梦里我坐在你的教室里,拿着手机指着我俩的合照对你说,你看,这对双胞胎。因为总是害怕我有了的你没有,我有了什么好的就会给你,你有了足以自傲的也会给我。所以到最后我强壮的你必虚弱,你丰盛的我必贫瘠,沦为完全不相似的两个人。


7.
你我于半空中,就此互相飘散不知所去,彼此眺望不知远近。紧紧拥抱不知已逝,相视而笑不知哭泣。奔驰于世不知飞过,夕照斜阳不知黄昏。天灾人祸不知征兆,醉生梦死不知节制。有你无我不知存留,有我无你不知回弃。执子之手不知老去,夏虫语冰不知来世。


8.
那天我怀抱着你,我们两个人在一起,却又仿佛打从心底里孤独。我们之间存在着差异,我们之间有着永远都不能消除的距离感。但那时候我知道,这一刻我们心中所想是相同的。都不能明确未来你我的栖身之处,不能得知自己在可能不太好的明天能否有相应的决意,彼此之间的关系垂于头上,急于为对方在这一切未知之中寻找一个位置却又基本有心无力。我在此刻突然明白为什么我这样想要和你在一起,虽然也有过不安愤怒痛苦和对于少年来说过于提前的烦恼,但只要和你有过快乐的日子,就会像回到了童年时光一般地无忧无虑。我已经在对自己说,想些好事,想想好事。假设你与我在一起的时光中,此后再无犹疑。
未来,不远的未来,在我们终将成为成年人的那一天。现在的迷惘和恐惧在那时候就可以接受了吗,在那个世界里,是否就会不再害怕?你是不是就会紧紧依靠着我不会离开,我是不是就会这样怀抱着你不需要担心。在那时,我们是会更加勇敢确定,还是早已经麻木和妥协?


9.
我们最终回到你少年时游历但并不是故乡的小城市。那里能再有大片值得浪费的碧草蓝天,没有羁旅之人,只有许久安居于此的羊群。你评价说这里和以前一模一样,这么多年没有长进。工业不行了,河流也还是那样,人不再有前进的活力,这个地方已经老了!而那时候我们也老了。你我终于能够彼此充当情人,被远方水深火热的现实世界所遗弃。
再不需要矜持与揣测,再不需要挽留与保留。我就可以自如随意地踏入你赤身裸体所在的河流里,再不用互相忙着找一个确定的地点努力征求在一起,我们可以手挽着手相爱着到处流浪。你从不再依靠我,我从不再觊觎你,因为我们就此在一起。彼一如我,我一如彼。无论贫穷富有,无论盛夏盈雪,直到死亡愉快地将我们分离。

我们要怎样到那里去呢?我们要怎样回到那里去呢?



FIN.


——————————————————————————

唔噗…………我现在写东西就是半夜发神经………………


 | TOP |  NEXT »

All About Kuma

MENU

请用力地敲我

pixiv

嘀咕嘀咕

murmured

HITS

スティッカムホーム

Designed by enta shiho